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正文

西方古典文化传统中的“美德”

时间:2016-06-04 16:03:2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文化史论】

  从古至今,权力始终是社会政治生活中的核心要素。对于权力的性质和实施,西方的思想家很早就有明确的认识。从古希腊开始,人们就重视美德对政治权力的约束,如苏格拉底崇尚正义与智慧,提倡执政者的美德;柏拉图提出“美德即知识”的论断,认为城邦公共生活的管理要依靠统治者的美德引领和塑造;亚里士多德虽然偏重法治,但也强调统治者的才德对城邦的治理和稳定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重视传统的罗马人更是认为统治权的合法性来自罗马固有的习俗传统以及为政者对高尚品德和荣誉的推崇。

  

西方古典文化传统中的“美德”


  油画《雅典学园》

  正义与善:古希腊思想中的美德渊源

  西方政治思想诞生的初期,多对正义、善、美德这种基本规范进行讨论。此后当权力日渐进入人们的视野,思想家们开始注意到权力的诱惑以及它容易流于残暴的恶果,为此,思想家们强调对权力的警惕与约束。他们将正义、善等作为对统治者权力的限制,建议统治者应该加强自身的道德素养,倡导公民与统治者的向善之心。

  《荷马史诗》中曾经提到几个表达“正义”的词,例如dike,原意为“道路”,后来指对待人或事的一种方法,即无论是高高在上的统治者还是一般的平民,做事时都要遵循正当的方法。与荷马相比,赫西俄德更明确地指出正义是城邦存在和繁荣的根本,强权或暴政是对正义的否定。统治者需要具备卓越的美德,治理国家要考虑的是民众的利益,而不是自己或某个阶级的个人利益。苏格拉底亲历了雅典民主制从鼎盛到衰败的过程,他认为雅典城邦的危机在于道德的日益沦丧,如果想扭转城邦的颓势,无论是执政者或民众都应该以自制的美德控制自己的快乐和欲望,要让正义充溢自己的内心。同时,那些有能力担当城邦统治者的人,也需要合法地取得权力。只有以身作则,自己具有高尚的品德才能教育民众,拯救城邦。苏格拉底的学生色诺芬同他的老师一样,认为城邦不仅是政治共同体,还是道德和教育的联合体,应该通过施以美德教育培养贤人和教化民众。同时,法律的作用不能仅仅惩罚犯罪,而应该以正义的精神为指导,教育公民知晓善德和正义,从而消弭犯罪。这些前人的思想深深影响了柏拉图“哲人王”的政治主张和亚里士多德重视才德的政治理念。

  

西方古典文化传统中的“美德”


  苏格拉底

  萨拜因曾经指出柏拉图的《理想国》关注的就是“善德”,即良善之人和良善生活以及如何达致善人和善生活的问题。柏拉图对美德的推崇是通过如下理念表现的:首先,强调“美德即知识”,主张“哲人王”统治。这一命题意味着在客观上存在一种可以为人所了解的“善”,这种“善”是能够通过学习和研究达致的。因此,那些知道“善”并习得“善”的人应当享有决定性的权力。因为这些人是既有美德又有智慧的人,他们能够透过现象发现事物的本质——善的理念,同时他们也能够按照心中善的理念教育、引导他人向善。其次,提出正义即“公平对待每一个人”的定义。柏拉图认为正义就是将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天赋和接受的训练各安其位、各负其责,和谐地团结在一起。再次,对滥用权力的批判。在柏拉图的政治蓝图中,对一些非正义政体提出了批评,他认为僭主滥用权力对平民施暴不仅使自己也使周围的人陷入悲惨的境地。最后,对于同为统治手段的法律,柏拉图认为法治国家是在缺乏理想统治者的情况下不得已选择的次于“哲人”统治的第二等国家。在治理城邦依靠德还是法方面,亚里士多德则更加从现实的角度出发。他强调人能够辨别善恶、正义与非正义。美德虽然可以通过教育获得,但“因为,节制和艰苦的生活是不为多数人所喜欢的,特别是对年轻人。所以,要在法律的约束下进行哺育,在变成习惯之后,就不再痛苦了。然而,作为青年人只是正确地哺育还是不够的,就是在长大成人之后还应继续进行这种训练,并且养成习惯,我们还需要与此相关的法律。总的说来,关于整个一生的法律,多数人宁愿服从强制,也不服从道理,接受惩罚而不接受赞扬。”所以,教育民众要依靠法律,让人们在法律的强制下养成好习惯,成为具有美德的人。在亚里士多德看来,法律并非权宜之计,而是道德生活和文明生活的不可缺少的条件。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